矿用通信电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索生态保护新模式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8:07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厂家

探索生态保护新模式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建立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  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地和我国淡水资源重要补给地,是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国生态文明建设中具有特殊重要地位。  为从根本上遏制三江源地区生态功能退化趋势,探索建立有利于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会议批准实施《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会议提出建立三江源综合试验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11月16日晚,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张孝德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标志着中央已经开始进行保护模式的创新。  张孝德长期从事三江源生态保护问题的研究,曾多次亲临实地进行考察。  他说,对三江源的保护,不仅是单纯的自然保护,也是文化保护,如何在保护自然的同时,将三江源承载的少数民族、游牧民族各种文化和三江源保护综合推进,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国家对这样一个面积大且位置重要的生态区进行“综合试验”,是进行生态保护模式创新的一种探索和尝试,即在巨大生态威胁压力之下,如何探索新文明模式、新保护模式以及新的社会发展模式。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肖金成11月16日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一地区至关重要,一旦生态环境被破坏将很难恢复,因此对这一地区的保护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政府应建立主动保护机制。  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包括玉树、果洛、黄南、海南4个藏族自治州21个县和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方案要求科学规划,改革创新,形成符合三江源地区功能定位的保护发展模式,建成生态文明的先行区,为全国同类地区积累经验、提供示范。  在张孝德看来,建立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对覆盖地区而言既是好消息也是重大挑战。正面影响是,对该地区生态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都会带来益处。促使当地政府在环境保护中找到适合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并可能给教育问题带来新的变化。但同时对覆盖地区政府也是一个重大挑战,这一政策怎么落地不是问题,问题是当地如何承接。  但这还不是最困难的,肖金成认为,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更为棘手。因为环境问题具有外部性,受益者不是很明确,到底怎么补偿是个问题,比如保护了下游的水质,下游是否应该承担相应补偿义务。 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当地政府的支出是否应该由上级财政来承担,而不由当地居民承担等等。  根据方案要求,试验区要建立规范长效的生态补偿机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张孝德说,“不是中央补多少的问题,而是以什么方式补。”他建议,应把它当作对地方财政一般预算进行补偿,而不是临时的项目补偿,应实现常规化、科学化、合理化和可持续化。  “生态保护是长效机制,一定要纳入当地财政的一般预算。三江源保护不要和当地政府及老百姓脱钩,在生态保护的同时,还应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张孝德说。  此外,方案要求“建立新型绿色绩效考评机制”,这一提法已经不存在理论问题,但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得非常明确,关键是能不能真正落实,如何实施以保护生态为核心进行政绩考核,张孝德告诉记者,中央或委托青海省专门制定一套直接的、独特的考核机制,切断传统的考核机制,作为特区的模式来对待,在此开个好头将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不仅如此,试验区建立新型绿色绩效考评机制也是践行“十二五”规划的有益尝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区域研究室主任刘勇告诉本报记者,三江源保护区设立较早,早在2006年就开始保护了,“十二五”规划后,进一步上升到国家高度。这个地区生态较为脆弱,保护这个地区具有世界意义。此外,禁止开发区和工业区或重点开发区不一样,“十二五”规划中规定,对这类地区不是考核GDP,而是考核绿化率、居民收入指标(通过转移支付)、生态环境的恢复程度,如水、空气等环境指标。三江源综合试验区将试点国家十二五规划中的这一规定,至于具体如何执行还有待细化。  记者注意到方案中提出了两项量化指标,即力争到2015年,植被平均覆盖度提高15到20个百分点;到2020年,植被平均覆盖度提高25到30个百分点。  实现如此广阔的植被覆盖率,执行难度可想而知,张孝德说,“可能超过,可能达不到这一目标,毕竟这里的生态环境系统太复杂了,绿化覆盖模式不是完全人为的模式。”不过,他认为,有一个目标自然是好的,但不要把目标理解成一个完全硬性的指标,涉及到人和自然协调的问题,要避免在对待这一指标上过度的行政化。  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总体规划自2005年实施以来,取得明显成效。据张孝德介绍,中央第一批工程投入75亿元是一个非常重要信号,表明三江源保护已经纳入国家战略。  “但据我调研,三江源保护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不是75亿元建一些工程就够的。”张孝德说,不过,这75亿元的投入,引起了地方政府、学者和NGO组织对三江源的关注。这一个过程中,大家开始思考三江源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保护模式。国家决定建立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单纯是政府决策过程,也是民间专家与政府、非政府组织等各方共同推动的结果。  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讨论并原则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修正案(草案)》。

扬州哪家医院能治白癜风

西宁治灰指甲医院

鼻部整形失败修复哪里好